当前位置:蓬溪人才人事网_蓬溪人才招聘网时尚新闻源 财富源芭比之时尚奇迹下
新闻源 财富源芭比之时尚奇迹下
2023-02-18

这次崴了,第二天晚上小宝仍不见踪影。听说小宝丢了,老妇人嗔怪说,你看看你们,不拴它,表面上是爱它,其实是害它。小宝不咬人,但人不见得不小宝,有好心人收养了自然好,如果被民工捉去炖了吃肉,岂不是!说完她瞥了一眼身旁的保姆,见村姑并没有流露出明显的反感,才长长叹了一口气。大宝、二宝对小宝的走失也若有所失,小哥儿俩指着楼道的门奶声奶气说:小宝,没,没钥匙。小宝,进,进不去。老妇人解释,有两次小宝从外面疯跑回来,见单元门锁着,便蹲在一旁等候,静若处子,很是宅男。唉,老妇人又叹了一口气,多、多通人性的小宝啊,赶快到报案吧!

开完会,我坐电梯下楼,又遇老妇人一家。保姆问,小宝找到了吗?我摇头。双胞胎兄弟很失望,二宝说,小宝丢,丢了。大宝附议,走了,不跟大宝玩了。老妇人拍拍小哥儿俩的脑袋表示抚慰,听我说了应急方案有些不解,为什么不“寻狗”?我告诉她,小宝“失联”的第二天就贴了,前脚刚贴后脚就被撕了,没用。老妇人略一沉吟,说,这样吧,你给我几张,我们每天有一百多个老头老太太在一起锻炼,说不定他们中有人就知道小宝下落呐。

儿子不同意我太太的分析,他是美院的高材生,任职一家外企,大小也是个,看问题自有独到之处,他一推鼻梁上的眼镜,说:“因为挨了两下打便离家出走,不可能。小宝再聪明,毕竟是条狗,形成不了这样的逻辑支撑。最大的可能是尾随别的小狗,到了一个陌生的,找不到家了,而且很可能是一条小母狗。”

他的依据也很充分。小宝放养后,儿子担心小宝的安全,曾尾随它到其领地侦察过,发现小宝有两处“行宫”。第一处位于我家大门右侧500米处的烧烤店。开始,小宝可能是被诱狗的香味儿所吸引,不期和店主人收养的黑色小母狗相遇,一见钟情,有机会便在一起耳鬓厮磨,卿卿我我。另一处是出我家大门过地下通道上来后的一个煎饼摊。摊主经常带着一只黑白相间的小母狗,颜值比小黑狗略逊一筹,小宝在烧烤店受到冷遇或后,也时常跑去它。没想到,丑了吧叽的小宝如此花心。儿子说,这两处他都已去查看过N次。卖煎饼的因为没有执照,最近查的严,已多日不出摊;小黑狗亦被一位爱狗人士主动带去做了绝育手术,正在家中静养。小宝无处可去,很可能是尾随其他的小母狗跑丢了。面前英雄尚且气短,面对小母狗,小公狗迷失也情有可原。

儿子不以为然,说小宝被人收养的可能性为零,流浪狗泛滥,小宝又不是名犬,谁会收养它!至于说被民工炖了吃肉更是无稽之谈,你这是职业歧视,你以为人家跟你一样没文化吗?他和小宝太有感情了。他把小宝带回家,便趴在地板上和勉强能抬头的小宝对视交流了好一阵儿。名字也是他起的,我开始觉得太土,和珍啊秀啊花啊一样早已过景儿,主张起个时尚好玩儿的名字,比如美太郎、芭比兔之类。儿子反对,斩钉截铁、一锤定音:不,就叫小宝!小宝或许知道它生命的转折起始于此人,和儿子也格外亲密,无论儿子回来多晚,即便是在酣睡中,它也能隔着一层楼准确判断出小主人的脚步声,一个驴打滚跃起,蹿到门口摇头晃尾迎接。小宝走失,性格腼腆的儿子竟然同意了如下应急方案:由我和他妈继续在附近寻找,而他则以街心公园为中心,把寻找范围拓展到前后左右方圆五百米。为醒目起见,拟用硬纸壳做两块牌子,贴上寻狗启事,胸前背后各挂一块。上午公司有一个重要会议他必须参加,下午如无大事就请假实施。

报案?拐卖儿童案已让有限的警力捉襟见肘,我岂敢奢望他们替我找狗。

太太首先发言,她说小宝会不会离家出走了?论据是,小宝的前一天比平时晚回家5个小时,快11点了,才听到它用前爪拍门的声音。进屋后,狗东西自知有错,没有像往常一样如英雄凯旋,狂吃猛喝一顿后就满屋乱跑,间或歪过头望望我们等待夸,而是蔫头耷脑溜到沙发后面。当我作出欲打状时,也没有夺而逃,干脆四爪朝天躺在地板上做出一副怂样儿,目光中充满乞求。太太埋怨我,你不该拿痒痒挠打了它几下,两岁的狗狗相当于六七岁小孩的智力,它肯定是心生怨恨离家出走了。要不然,那天你打完它后给的肉条,它怎么连看也没看一眼呢?往常早立马叼走,三口两口米西了。

我出现奇迹,等待那熟悉的叩门声响起,直到第五天仍音信渺无。情况危急,一大早儿,我就召开了紧急家庭会议,商讨对策。退休几年了,已许久没有发号施令,这一刻,我突然找到了曾经的感觉。谢谢小宝。

一次带小宝下楼,5层上来一位脸上有一抹高原红的村姑,左手抱个娃,右手牵个娃,一看就是双胞胎。小宝特别热情好客,一再摇尾示好。村姑被小宝的亲善感染,啧啧夸道,这小狗好可爱,叫啥名字呀?小宝。她惊诧:哈,我们叫大宝、二宝,又来了个小宝,正好,三兄弟!嘿,怎么说话呢你!吧嗒,和她一块上电梯的老妇人耷拉下脸。她是双胞胎的亲奶奶,对孙子与狗同名本就不爽,保姆的信口排行更让她难以接受。只是小宝着实没有眼力见儿,一听平白得了两哥,喜不自胜,尾巴摇得如同一簇盛开的白菊。大宝二宝与小宝像是上辈子有缘,又拍又摸,全无。小宝也极为配合,任凭兄弟俩捏、拽、揪、抓,不咬不叫、不蹦不跳,嘴半张、眼微闭,十分享受。

真是太意外了!我把“寻狗”给了老妇人不到半小时,就接到她的电话,告诉我小宝索了,在一站地外的庆丰包子铺附近流浪,让我麻溜到小公园与她会合。真,真的?我眼眶发热,喉头一紧,声音竟有些哽咽。在去包子铺的上老妇人告诉我,提供线索的老头儿已先过去了,是他亲眼所见小宝尾随一条小花狗走出公园,过了马。后来在住家附近的包子铺再见到它时,小宝已形只影单,神情落魄了。见小宝可怜,老头儿每天锻炼前买两个包子喂它。说话间,已看见庆丰包子铺的匾额了。老远,我看见小宝耷拉着脑袋正在边的下水道喝水,心里一酸,大喊了一声,小宝——!小宝闻声一愣,抬头茫然四顾,一扭头见到我,嗖一声狂奔而来!瞬息间,就扑进了我的怀中。才几天不见呀,小宝毛发无光,浑身异味,瘦得已露出了肋骨。它不停地伸出舌头在我脸上乱舔,探出鼻子在我身上瞎蹭,喉咙里还发出呜呜的鸣叫,声音很奇怪,像是游子倾诉衷肠,又像是独狼在同伴。我蹲在地上,泪眼蒙眬,用双手捧起它的脸,像对走失的儿子一样说,小宝,你可把我们急死了!小宝看着我,双眸中竟也有泪光闪烁。

我基本同意儿子的判断,但觉得老妇人的揣测也不能排除。

我拿出牵狗绳,这是老妇人电话中特意嘱咐我带上的。小宝见我要拴它,有些不情愿,左闪右躲,挣来挣去,我没有心软迁就,执意给它套上了绳索。小宝呀小宝,你永远不懂,拴上你也是爱的一种表现。幸福,有时候是要以某种约束为代价啊!

日子轻松惬意,像天上的白云,一天天悠然飘逝。

这天,一向作息规律的小宝夜未归宿。直到凌晨,仍未听到它用前爪咣当咣当拍门的声音。儿子埋怨我,叫你拴你偏不拴,这回倒好,真丢了!

我自觉,。小宝它妈是条流浪狗,在某小区草丛里下了一窝小狗,被剧评家张永和先生发现,收养到满月后通过微信朋友圈爱狗人士施以援手。儿子把它从张先生家取回来时才一拃长,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到可以外出遛弯儿了,不想小东西天性叛逆,一拴上绳子便四爪后退或打横不走,拉起,也会一蹿咬住绳子打摽儿。有热心人告诉我,这个品种不用拴,它跟人。一试,狗东西果然颠颠地跟在我身后寸步不离,即便一时走散,也会在我散步必经的某个口等我。一岁多后,它不安分了。一到街心公园便撒着欢儿地去追逐同类,全然不顾我在后面。有一次走散竟然没有在口等我,我慌了,来来回回找了三遍,无果,只好悻悻回家。一进院子,却见它正蹲在树荫下乘凉,见到我懒洋洋瞟了一眼,像是嗔怪我姗姗而归。从此,它每天用过早餐,便咬着我的裤角去开门,而后会回过头来看一眼,如我无意下楼,就独自直奔电梯坐到一层,门开后,四蹄生风,一绝尘而去。中午回来进餐,睡完午觉再走,到傍晚准时回家。中间如天气有变,雷声一响,它肯定会从某一个方向箭镞一般飞奔回家,从来没有过闪失。

小宝不是人,小宝是条狗,小宝是一条黄白相间的拉布拉多串儿。它爱吃炸酱面,爱喝杏仁露,爱用眼白瞟人。一岁多时,脑门儿上就有了几条横道儿,如同皱纹。按说它衣食无虞、逍遥自在,没有什么烦心事儿。